水声

战国策·苏秦相关(一)

整理的战国策中有关老实人的部分…

基本就是看书找章节,网上的原文和翻译都有很大问题,基本从头到尾手打更正。所以很费时间,暂时只整理了两卷,会接着整理的。

不知道有没有人看…如果想看其他人的可以告诉我,我也乐意整理的。

真的很喜欢老实人啊

加了甘茂亡秦且之齐,秦策完结


卷一·东周策

苏厉为周最谓苏秦

       苏厉为周最谓苏秦曰:“君不如令王听最,以地合於魏,赵故必怒,合於齐,是君以合齐与强楚。吏产子君,若欲因最之事,则合齐者,君也;割地者,最也。”


译文:

       苏厉为周最对其兄苏秦说:“您不如让齐王听从周最的建议,割让土地和魏国结盟,赵国必定恐惧齐、魏两国的合攻,于是就会与齐国结盟。这样您就可以利用处于优势的齐国与强楚对抗。此事出于您的提议,如果齐王听从了周最的建议,那么齐国和魏、赵联合而增强实力的功劳,将归功于您;而割地的责难,却归咎于周最。”

 

卷三·秦策一

苏秦始将连横

       苏秦始将连横,说秦惠王曰:“大王之国,西有巴、蜀、汉中之利,北有胡貉、代马之用、南有巫山、黔中之限,东有肴、函之固。田肥美,民殷富,战车万乘,奋击百万,沃野千里,蓄积饶多,地势形便,此所谓天府,天下之雄国也。以大王之贤,士民之众,车骑之用,兵法之教,可以并诸侯,吞天下,称帝而治。愿大王少留意,臣请奏其效。”秦王曰:“寡人闻之,毛羽不丰满者不可以高飞,文章不成者不可以诛罚,道德不厚者不可以使民,政教不顺者不可以烦大臣。今先生俨然不远千里面庭教之,愿以异日。” 苏秦曰:“臣固疑大王之不能用也。昔者神农伐补遂,黄帝伐涿鹿而禽蚩尤,尧伐驩兜,舜伐三苗,禹伐共工,汤伐有夏,文王伐崇,武王伐纣,齐桓任战而伯天下。由此观之,恶有不战者乎?古者使车毂击驰,言语相结,天下为一;约从连横,兵革不藏;文士并饬,诸侯乱惑;万端俱起,不可胜理;科条既备,民多伪态;书策稠浊,百姓不足;上下相愁,民无所聊;明言章理,兵甲愈起;辩言伟服,战攻不息;繁称文辞,天下不治;舌弊耳聋,不见成功;行义约信,天下不亲。于是,乃废文任武,厚养死士,缀甲厉兵,效胜于战场。夫徒处而致利,安坐而广地,虽古五帝、三王、五伯,明主贤君,常欲坐而致之,其势不能,故以战续之。宽则两军相攻,迫则杖戟相撞,然后可建大功。是故兵胜于外,义强于内;威立于上,民服于下。今欲并天下,凌万乘,诎敌国,制海内,子元元,臣诸侯,非兵不可。今之嗣主,忽於至道,皆悯于教,乱于治,迷于言,惑于语,沈于辩,溺于辞。以此论之,王固不能行也。”

  说秦王书十上而说不行。黑貂之袭弊,黄金百斤尽,资用乏绝,去秦而归。羸滕履蹻,负书担櫜,形容枯搞,面目犁黑,状有归色。归至家,妻不下紝,嫂不为炊,父母不与言。苏秦喟叹曰:“妻不以我为夫,嫂不以我为叔,父母不以我为子,是皆秦之罪也。”乃夜发书,陈箧数十,得太公阴符之谋,伏而诵之,简练以为揣摩。读书欲睡,引锥自刺其股,血流至足。曰:“安有说人主不能出其金玉锦绣,取卿相之尊者乎?”期年揣摩成,曰:“此真可以说当世之君矣 。”

  于是乃摩燕乌集阙,见说赵王于华屋之下,抵掌而谈。赵王大悦,封为武安君。受相印,革车白乘,锦绣千纯,白壁百双,黄金万溢,以随其后,约从散横,以抑强秦。

  故苏秦相于赵而关不通。当此之时,天下之大,万民之众,王侯之威,谋臣之权,皆欲决苏秦之策。不费斗粮,未烦一兵,未战一士,未绝一弦,未折一矢,诸侯相亲,贤于兄弟。夫贤人在而天下服,一轼撙衔,横历天下,廷说诸侯之王,杜左右之口,天下莫之能伉。

       将说楚王,路过洛阳,父母闻之,清宫除道,张乐设饮,郊迎三十里。妻侧目而视,倾耳而听;嫂蛇行匍伏,四拜自跪而谢。苏秦曰:“嫂何前倨而后卑也?”嫂曰:“以季子之位尊而多金。”苏秦曰:“嗟乎!贫穷则父母不子,富贵则亲戚畏惧。人生世上,势位富贵,盖可忽乎哉!”

 

译文:

       苏秦起初以连横政策游说秦惠王,说:“大王之国西边有巴、蜀、汉中得有农业之利,北面有胡、貉民族和代郡、马邑可以供给战备之资,南面有巫山、黔中这样的屏障,东面有肴山、函谷关坚固的要塞。耕田肥美,百姓富足,战车万辆,勇士百万,沃野千里,存粮丰富,地势险要而便利,这是上天赐给你的天然府库,您是天下显赫的大国啊。凭着大王的贤明,军民的众多,车骑的充足,兵法的教习,可以兼并诸侯,独吞天下,称帝而加以治理。愿大王稍加注意,请允许我用实际情况说明其效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秦王回答说:“寡人听说:羽毛不丰满的雀鸟不能高飞上天;法令不完备的国家不能惩治犯人;对人民寡恩少惠,不能发动战争;政教不清明,不能拿战争劳烦大臣。现在先生郑重地不远千里而来,希望日后再聆听您的教导。”

       苏秦说:“我本来就怀疑大王不会接受我的意见。从前神农讨伐补遂,黄帝讨伐涿鹿、擒获蚩尤,尧讨伐驩兜,舜讨伐三苗,禹讨伐共工,商汤讨伐夏桀,周文王讨伐崇国,周武王讨伐纣王,齐桓公用武力称霸天下。由此看来,哪有不用战争手段就实现伟业的道理呢?古时候,外交活动频繁出使的车辆络绎不绝,诸侯国互相结盟订立盟约,于是天下合为一体。即使这样,或言合纵,或言连横,但也从未停止过使用武力。当外交和军事并用,则诸侯混乱;各种问题同时发生,无法逐一处理;法令制度虽然是齐备的,人民反而奸诈;国家政令繁多杂乱,百姓就无所适从。君臣上下互相埋怨,人民就无所依赖;道理讲的越明白,各国互相征伐却越来越频繁。游说之士巧言善变,奇装异服,战争却没有停息。愈是玩弄文辞,天下就愈难以治理。话说到舌烂,人听得耳聋,却不见什么成效;推行仁义,约定诚信,却不能使天下人相亲。于是各国就废却文治、信用武力,以优厚待遇蓄养勇士,修缮铠甲,磨砺兵器,求取致胜战场。如果安于现状不从事战事就想获利,安享太平还想扩充土地,即使是上古五帝、三王、五霸,这些贤明的君主,假如也总想坐待成功,就是具备在好的形势也不可能成功。因此还得用战争继续解决问题,如果两军相距甚远,就运用策略进行战争;相距迫近,就白刃交锋,然后才可以建立大功。所以对外军队取得了胜利,对内因行仁义而强大,上面的国君有了权威,下面的人民才能服从。现在,要想并吞天下,超越大国,击败敌人,统治海内,扶爱百姓,臣服诸侯,非战争不可。但是,现在的君王,偏偏忽视了这个重要的道理,都使国家混乱不明于教化,不修正治国之道,被花言巧语,沉醉于辩士夸夸其谈的空论之中。由此说来,大王必不会采用我的主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游说说秦王的奏折多次呈上,而苏秦的主张都没被采纳,黑貂皮大衣穿破了,携带的百斤黄金也用完了,生活费用难以继日,只得离开秦国,返回洛阳。他腿上打着绑腿,脚上穿着草鞋,背着书箱,挑着行李,神情憔悴,脸色黄黑,显得非常失意。回到家里,妻子织布如常不来迎接,嫂子冷眼相望不给做饭,父母若无其事不予理睬。苏秦长叹道:“妻子不把我当丈夫,嫂嫂不把我当小叔,父母不把我当儿子,这都是我苏秦的罪过啊!”当天晚上,他打开数十只书箱,找到了专讲谋略的《太公阴符》,于是埋头苦读,反复研读,领会揣摩。读书困倦了,就拿起铁锥猛刺大腿,血流至足跟,并自言自语说:“哪有说服人主而不能让他们拿出金玉锦绣,并取得卿相尊位的道理呢?”一年后书中策略全部领悟揣摩贯通,说道:“拿这个足以说服当世的君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于是苏秦动身经过燕乌集阙,来到了华丽宫殿拜见赵王,两人交谈甚为投契,赵王大喜,封苏秦为武安君。拜受相印,给他兵车百辆,锦绣千束,白璧百双,黄金万镒,随行车队紧随其后,用来联合六国,瓦解连横,以此抑制强秦,所以苏秦任赵相时,秦国不敢出兵函谷关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天下广大,人民的众多,王侯的威望,谋臣的权力,都要取决于苏秦的合纵政策。苏秦未耗费一斗粮食,未动用一件兵器,未派出一名士卒,未拉断一根弓弦,未折损一支箭杆,而诸侯相亲,胜过兄弟。总之,贤人在位,天下便信服,一人得用,天下便听从。所以说:“国事决定在于外交,不决定于武力;决定于在朝廷、宗庙中谋略策划,而不决定于在战场上拼刀拼抢。”当苏秦权势盛极的时候,万镒黄金任他使用,成队车马任他驱驰,耀武扬威在大道上,崤山以东的六国,闻风服从,使赵国地位大为提高。而苏秦当初只不过是一个住土洞茅舍,用桑树做门、用树枝卷成门枢的穷士而已。现在乘马坐车,奔走天下,游说各国诸侯,堵塞诸侯左右权臣之口,天下就无人能与他抗争。

       苏秦将要去游说楚威王的时候,路过洛阳。父母得知,亲自为苏秦打扫房间,清除道路,奏乐摆宴,到三十里之外去迎候。妻子低头不敢正视,畏惧胆怯斜着眼睛来观看他的威仪。嫂子伏地不敢起立,拜了四拜,长跪求恕前罪。苏秦问:“嫂嫂为何先前那样傲慢,而现在又这样卑下呢?”嫂子回答说:“因为你现在地位尊贵又很有钱。”苏秦叹道:“唉!贫穷的时候父母不把我当儿子,富贵的时候连亲戚也畏惧,人活在世上,权势地位和荣华富贵,难道是可以忽视的吗?”


秦惠王谓寒泉子

       秦惠王谓寒泉子曰:“苏秦欺敝邑,欲以一人之智,反覆东山之君,从以欺秦。赵固负其众,故先使苏秦以币帛约乎诸侯。诸侯之不可一,犹连鸡之不能俱止于栖亦明矣。寡人忿然,含怒日久,吾欲使武安子起往喻意焉。”

       寒泉子曰:“不可。夫攻城堕邑,请使武安子。善我国家使诸侯,请使客卿张仪。”秦惠王曰:“敬受命。”

 

译文:

       秦惠王对寒泉子说:“苏秦欺负我们太甚,他想凭一人的心智操纵山东六国的诸侯,以合纵的策略来压制我们秦国。赵国原来就自负兵力雄厚,因此敢于先派苏秦用财物联络诸侯参与合纵对抗秦国。然而,诸侯各怀心思,是不可能步调一致的,就像用绳子连起来的鸡,不可能高飞到一处去休息一样,这是明摆着的情形。但这让我很气愤,寡人为苏秦的事痛恨已久,因此想派武安君白起去会见崤山以东的各诸侯,让他们明白天下的局势。”

       寒泉子说:“这样可不行,如果是攻城掠地,可以派武安君率军前往,然而假如出使诸侯、为我们秦国争取利益,那就得派客卿张仪去了。”秦惠王说:“我完全接受你的意见。”


卷四·秦策二

甘茂亡秦且之齐

       甘茂亡秦,且之齐,出关遇苏子,曰:“君闻夫江上之处女乎?”苏子曰:“不闻。”曰:“夫江上之处女,有家贫而无烛者,处女相与语,欲去之。家贫无烛者将去矣,谓处女曰:‘妾以无烛,故常先至,扫室布席,何爱余明之照四壁者?幸以赐妾,何妨于处女?妾自以有益于处女,何为去我?’处女相语以为然而留之。今臣不肖,弃逐于秦而出关,愿为足下扫室布席,幸无我逐也。”苏子曰:“善。请重公于齐。”

       乃西说秦王曰:“甘茂,贤人,非恒士也。其居秦,累世重矣,自崤塞、纑谷,地形险易尽知之。彼若以齐约韩、魏,反以谋秦,是非秦之利也。”秦王曰:“然则奈何?”苏代曰:“不如重其贽,厚其禄以迎之。彼来则置之槐谷,终身勿出,天下何从图秦。”秦王曰:“善。”与之上卿,以相迎之齐。

       甘茂辞不往,苏秦伪谓王曰:“甘茂,贤人也。今秦与之上卿,以相迎之,茂德王之赐,故不往,愿为王臣。今王何以礼之?王若不留,必不德王。彼以甘茂之贤,得擅用强秦之众,则难图也!”齐王曰:“善。”赐之上卿,命而处之。

 

译文:

       甘茂自秦国逃出后,准备到齐国去。出了函谷关,遇见苏代,说:“您听过说江上女子的故事吗?”苏代说:“没听说过。”甘茂说:“在江上的众多女子中,有一个家里穷的买不起蜡烛的女子。女子们在一起商量,要把家贫无蜡烛的女子赶走。家贫无烛的女子准备离去的时候,她对女子们说:‘我因为家贫没有蜡烛,所以常常先到,一到便打扫屋子、铺席子。你们为何吝惜照在四壁上的余光呢?如果赐一点余光给我,对你们又有什么妨碍呢?我自认为所做的一切对你们还是有益的,为什么一定要赶我走呢?’女子们商量以后,认为她说的对,就把她留下来了。现在我没有才能,被秦国赶走,只好出了函谷关,我愿意为您打扫屋子,铺好席子,希望不要把我赶走。”苏代说:“好,我将设法让齐国重用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于是苏代西行来到秦国,对秦王说:“甘茂是个贤能的人,并不是一般人;在秦惠王、秦武王、秦昭王·三世代都被重用。自崤塞至谿谷一带地形的险阻非常了解,他如果通过齐国,联合韩、魏,反过来图谋秦国,这就对秦国十分不利了。”秦王说:“那可怎么办呢?”苏代说:“您不如多携带一些重礼,以高位重金聘其回国。他要来了,把他软禁在槐谷,老死在那里,诸侯又怎么利用他来图谋秦国呢?”秦王说:“好。”于是,给甘茂以上卿的高位,拿了相印到齐国去迎接他。

       甘茂推辞不去。苏秦为甘茂对齐王说:“甘茂是个贤能的人,现在秦王给他上卿的高位,拿了相印来迎接他,甘茂因感激大王您的恩遇,所以不去,而愿意做大王的臣子。现在大王打算用怎样的礼遇来对待他呢?如果大王不加以挽留,他一定不会再感激大王。以甘茂之才,要是再回到秦国统帅强秦的军队,秦国就难以对付了。”齐王说:“好。”于是,赐甘茂为上卿,并给他好的居住条件让他留在齐国。


评论(6)

热度(29)

  1. leman九水声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到处乱爬的小旗子水声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