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声

战国策·苏秦相关(二)

齐策……嗯都让开老实人要放大招了

苏秦说齐闵王会单独放出来,因为篇幅比较长,加起来7000多字

历史上实际情形还是很复杂的,电视剧简化很多

最后是致歉,周末有补习班所以齐策拖得久了一点。

卷八·齐策一

苏秦为赵合从

       苏秦为赵合从,说齐宣王曰:“齐南有太山,东有琅邪,西有清河,北有渤海,此所谓四塞之国也。齐地方二千里,带甲数十万,粟如丘山。齐车之良,五家之兵,疾如锥矢,战如雷电,解若风雨,即有军役,未尝倍太山、绝清河、涉渤海也。临淄之中七万户,臣窃度之,下户三男子,三七二十一万,不待发杀远县,而临淄之卒,固以二十一万矣。临淄甚富而实,其民无不吹竽、鼓瑟、击筑、弹琴、斗鸡、走犬、六博、蹋鞠者;临淄之途,车毂击,人肩摩,连衽成帷,举袂成幕,挥汗成雨;家敦而富,志高而扬。夫以大王之贤是与齐之强,天下不能当。今乃西面事秦,窃为大王羞之。

      “且夫韩、魏之所以畏秦者,以与秦接界也。兵出而向当,不至十日,而战胜存亡之机决矣。韩、魏战而胜秦,则兵半折,四境不守;战而不胜,以亡随其后。是故韩、魏之所以重与秦战而轻为之臣也。今秦攻齐则不然,倍韩、魏之地,至闱阳晋之道,径亢父之险,车不得方轨,马不得并行,百人守险,千人不能过也。秦虽欲深入,则狼顾,恐韩、魏之议其后也。是故恫疑虚猲,高跃而不敢进,则秦不能害齐,亦已明矣。夫不深料秦之不奈我何也,而欲西面事秦,是群臣之计过也。今无臣事秦之名,而有强国之实,臣固愿大王少留计。”齐王曰:“寡人不敏,今主君以赵王之教诏之,敬奉社稷以从。”

 

译文:

       苏秦为赵国进行合纵活动,劝齐宣王说:“齐国南有泰山,东有琅邪山,西有清河,北有渤海,这是人们所说的四面都有坚固屏障的四塞之国啊。齐国领地方园两千里,将士有数十万,粮食堆积如山。齐国战车精良,又有五国军队的支援,行军速度快如飞箭,作战时势如雷电,分散变动快如风停雨止;即使有了战事,敌军也从未越过泰山,跨越清河,渡过渤海。齐都临淄有七万户人家,我私下算过,平均每户有三名男丁,三七就是二十一万人,不必征调远方的兵力,仅凭临淄的兵力就有二十一万。临淄人民非常富庶,这里的人民都会吹竽、鼓瑟、击筑、弹琴、斗鸡、打猎、下棋比赛和踢球游戏。而街道上,车辆多得互相碰撞,行人多到挨肩擦背,如果把人们的衣襟连起来,可成为大的帷幔,接起衣袖也可成幕帐,众人挥洒汗水如同下雨。家家厚实富裕,人人意志高昂。凭着大王的贤明和齐国的富强,天下诸侯都不敢跟齐国对抗。如今齐国竟然往西去做秦国的附庸,臣私下实在为大王感到羞愧。
      “况且韩、魏之所以畏惧秦国,是因为与秦国的边界相连。双方的军队一出来就得互相攻打,不到十天,胜败存亡的结局就可以决定。韩、魏如果战胜了秦国,兵力就将损失过半,不足以固守国家的边境;如果不能战胜秦国,灭亡之祸就会紧随其后,所以韩、魏不敢轻易向秦国挑战,只好忍气吞声当秦的附庸国。
       现在秦国攻打齐国情况就不一样了,秦军背后是韩、魏两国,永远会担忧后方被袭击,同时秦军必然经过卫地阳晋的要道和亢父之地的险阻,那儿车子不能并进,马匹不能并行,只要有百人把守在这里,千人也休想通过。秦国虽想深入齐境,可是总有后顾之忧,提心吊胆,惟恐韩、魏从后偷袭。所以秦兵才虚张声势,借以威胁齐国,实际上却犹疑不定不敢进攻。如此看来,秦国并不能损伤齐国,也是很明显的事了。大王不能深刻考虑到秦国对齐国无可奈何这一事实,反而只想向西作为秦国的附庸,这是齐国群臣在谋划上的错误。现在齐国并无侍奉秦国的名声,而且具有强国的实力,我恳请大王稍稍考虑一下这件事。”
      齐宣王回答说:“寡人愚钝,幸得先生奉赵王之命赐教于我,寡人愿举国听从你的指挥。”

 

卷十·齐策三

楚王死太子在齐质

       楚王死,太子在齐质。苏秦谓薛公曰:“君何不留楚太子以市其下东国?”薛公曰:“不可,我留太子,郢中立王,然则是我抱空质而行不义于天下也。”苏秦曰:“不然,郢中立王,君因谓其新王曰:‘与我下东国,吾为王杀太子,不然,吾将与三国共立之。’然则下东国必可得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苏秦之事,可以请行;可以令楚王亟入下东国;可以益割于楚;可以忠太子而使楚益入地;可以为楚王走太子;可以忠太子,使之亟去;可以恶苏秦于薛公;可以为苏秦请封于楚;可以使人说薛公以善苏子;可以使苏子自解于薛公。

       苏秦谓薛公曰:“臣闻‘谋泄者事无功,计不决者名不成。’今君留太子者,以市下东国也。非亟得下东国者,则楚之计变,变则是君抱空质而负名与天下也。”薛公曰:“善。为之奈何?”对曰:“臣请为君之楚,使亟入下东国之地。楚得成,则君无败矣。”薛公曰:“善。”因遣之。

       谓楚王曰:“齐欲奉天子而立之。臣观薛公之留太子者,以市下东国也。今王不亟入下东国,则太子且倍王之割而使齐奉己。”楚王曰:“谨受命。”因献下东国。故曰可以使楚亟入地也。

       谓薛公曰:“楚之势,可多割也。”薛公曰:“奈何?”“请告天子其故,使太子谒君,以忠太子,使楚王闻之,可以益入地。”故曰可以益割于楚。

       谓太子曰:“齐奉太子而立之,楚王请割地以留太子,齐少其地。太子何不倍楚之割地而资齐,齐必奉太子。”太子曰:“善。”倍楚之割而延齐。楚王闻之恐,益割地而献之,尚恐事不成。故曰可以使楚益入地也。

       谓楚王曰:“齐之所以敢多割地者,挟太子也。今已得地而求不止者,以太子权王也。故臣能去太子。太子去,齐无辞,必不倍于王也。王因驰强齐而为交,齐辞,必听王。然则是王去仇而得齐交也。”楚王大悦,曰:“请以国因。”——故曰可以为楚王使太子亟去也。

       谓太子曰:“夫,?楚者王也,以空名市者,太子也,齐未必信太子之言也,而楚功见矣。楚交成,太子必危矣。太子其图之。”太子曰:“谨受命。”乃约车而暮去。故曰可以使太子急去也。

       苏秦使人请薛公曰:“夫劝留太子者,苏秦也。苏诚非诚以为君也,且以便楚也。苏秦恐君之知之,故多割楚以灭迹也。今劝太子者,又苏秦也,而君弗知,臣窃为君疑之。”薛公大怒于苏秦。故曰,可使人恶苏秦于薛公也。

       又使人谓楚王曰:“夫使薛公留太子者,苏秦也;奉王而代立楚太子者,又苏秦也,割地固约者,又苏秦也;忠王而走太子者,又苏秦也;今人恶苏秦于薛公,以其为齐薄而为楚厚也。愿王之知之。”楚王曰。”谨受命。”因封苏秦为武贞君。故曰可以为苏秦请封于楚也。

       又使景鲤请薛公曰:“君之所以重于天下者,以能得天下之士,而有齐权也。今苏秦天下必辩士也,世与少有。君因不善苏秦,则是围塞天下士,而不利说途也。夫不善君者且奉苏秦,而于君之事殆矣。今苏秦善于楚王,而君不蚤亲,则是身与楚为仇也。故君不如因而亲之,贵而重之,是君有楚也。”薛公因善苏秦。故曰可以为苏秦说薛公以善苏秦。

 

译文:  

       楚怀王死在秦国时,楚太子还在齐国作人质。苏秦就对齐相薛公说:“您为何不把楚太子扣留下来以此使楚国向齐国割让下东国之地呢?”孟尝君说:“不能这样做,如果我扣留楚太子,而楚国另立新君,我岂不是扣留了一个无用的人质吗,而且还会在各诸侯国中落得不义之名。”苏秦说:“不对,楚国一旦另立新君,阁下大可以对楚国新君说:‘如果楚能割下东国之地与齐,我就为大王杀掉楚太子,否则我将联合秦、韩、魏三国共拥楚太子为君。’这样下东国之地必能到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苏秦的这个计谋有多种好处:他可以请求出使楚国;可以迫使楚王尽快割让下东国给齐国;可以继续让楚国割让土地给齐国;可以假装忠于太子,迫使楚国增加割地的数目;可以为新楚王赶走太子;可以假装替太子着想而让他离开齐国;可以借此事在孟尝君那里诋毁自己趁机取得楚国的封地;也可以令人说动孟尝君,以自己的计策解除孟尝君对自己的戒心。

       苏秦对孟尝君说:“我听说计谋泄露事情就无法成功,遇事犹豫不决难以建立名声。如今阁下扣留太子,是为了得到下东国之地,如果不尽快行动,恐怕楚人会另有算计,阁下便会处于空有人质而身负不义之名的尴尬处境。”薛公说:“先生说得很对,但是我该怎么办呢?”苏秦回答说:“我愿意为您出使楚国,游说它尽快割让下东国之地。一旦游说成功,阁下便不会失败了。”薛公说:“好。”于是派苏秦到楚国去游说。所以说苏秦之计可以使他出使楚国

       苏秦至了楚国对新立的楚王说:“齐国准备奉立太子为楚王,图谋用太子交换贵国的下东国之地。现今事势紧迫,大王如果不尽快割让下东国,太子为了归楚继承王位会答应向齐国加倍割地,好让齐国支持自己为楚王。”楚王赶紧恭敬的回答:“寡人一切遵命照办。”于是献出下东国之地。所以说苏秦之计能使楚王赶紧割让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苏秦回来对孟尝君说:“看目前楚国的形势,还可以多割占些土地。”薛公问:“有何办法?”苏秦答道:“请让我把内情告诉楚太子,让他自己来见您,您表示支持他回国执政,然后再让楚王知道这件事,他自会割让更多的土地。”所以说苏秦之计可以从楚国继续多割取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苏秦前去拜见楚太子,对他说:“齐国拥立太子为楚王,可是新立的楚王却以割地给齐国请求齐国扣留太子。齐国嫌得到土地太小,太子您何不答应加倍割地给齐国,这样齐国一定会拥立您为楚君。”太子说:“好主意。”于是加倍割让土地给齐国。楚王听到以后很害怕,于是割让更多的土地,还诚惶诚恐,害怕事情不能成功。所以说苏秦之计可以使楚王割更多的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苏秦对楚王说:“齐国之所以敢于向楚国要求多割地,是因为他们以太子相要挟。如今齐国虽已得到土地,可仍然纠缠不休,这还是太子仍在齐国的缘故。臣愿意设法赶走太子,太子离开齐国,齐国再无人质,必然不敢再向大王索要土地。大王趁机与齐达成一致协议,与之结交,齐国定然会接受大王的要求。这样一来,既消灭了令大王寝食难安的仇敌,又结交到了强大的齐国。”楚王听了十分高兴,说:“寡人以楚国托付给先生了。”所以说苏秦之计可以替楚王早点赶走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苏秦再次拜见太子说:“现今控制楚国的是楚王,太子您不过空具虚名,齐国未必相信太子的许诺,而楚王割地之事却已经实现了。一旦齐、楚交结,太子您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,请太子早作良。”太子说:“谨遵先生教诲。”于是准备好车辆,当天晚上就离开了齐国。所以说苏秦之计能尽早打发太子离开齐国。

       这时苏秦又派人到孟尝君那里诋毁自己:“劝您扣留太子的苏秦,并不是真正为您打算的,他实际是为了方便楚国的利益。他惟恐阁下察觉此事,便通过多割楚地的做法以掩饰形迹。现在,劝太子连夜逃奔的也是苏秦,可您并不知晓,我私下里替您怀疑他的用心。”所以说苏秦之计可以使人到孟尝君那里诋毁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苏秦又派人到楚王那里游说:“让薛公扣留太子的是苏秦,尊奉大王取代太子立为楚君的也是苏秦,割地给齐国以及巩固齐、楚之交的是苏秦,忠于大王而驱逐太子的仍然是苏秦。现在有人在薛公面前进苏秦的谗言,是因为他对齐国利益考虑的少而为楚国考虑的多,希望大王能知道这些情况。”楚王说:“寡人知道了。”于是封赏苏秦为武贞君。所以说苏秦之计能为自己受到楚国的封赏。

       苏秦又让楚相景鲤对薛公说:“阁下之所以名重天下,是因为您能延揽天下才识之士,从而左右齐国政局。如今苏秦,乃是天下出类拔萃的辩说之士,当世少有。阁下如果不加接纳,定会闭塞天下有能之士归附的道路,也不利于游说策略的开展。万一您的政敌重用苏秦,阁下便会危机丛生。现在苏秦很得楚王的宠信,假如不及早结纳苏秦,就很容易与楚国结怨成仇。因此您不如顺水推舟,与之亲近,令其富贵荣达,阁下便得到楚国的支持。”于是孟尝君与苏秦言归于好。所以说苏秦之计可以劝服孟尝君善待自己。

 

孟尝君将入秦

       孟尝君将入秦,止者千数而弗听。苏秦欲止之,孟尝君曰:“人事者,吾已尽知之矣;吾所未闻者,独鬼事耳。”苏秦曰:“臣之来也,固不敢言人事也,固且以鬼事见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孟尝君见之。谓孟尝君曰:“今者臣来,过于淄上,有土偶人与桃梗相与语。桃梗谓土偶人曰:‘子,西岸之土也,挺子以为人,至岁八月,降雨下,淄水至,则汝残矣。’土偶曰:‘不然。吾西岸之土也,吾残,则复西岸耳。今子,东国之桃梗也,刻削子以为人,降雨下,淄水至,流子而去,则子漂漂者将何如耳。’今秦四塞之国,譬若虎口,而君入之,则臣不知君所出矣。”孟尝君乃止。

 

译文:

       孟尝君田文将要前往秦国,劝阻的人极多,但他一概不听。苏秦也要劝阻他,孟尝君却说:“人世的事情,我都知道了;我所没有听说过的,只有鬼神之事了。”苏秦说:“臣这次来,本来也不敢谈人间的事,而是专门为讨论鬼神的事来求见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孟尝就接见了苏秦。苏秦对他说:“这次臣来齐国,路经淄水,听见一个泥偶对木偶在那儿谈话。木偶对泥偶说:‘你是西岸之土,被捏制成人,今年八月,天将大雨,淄水一上涨,你可就被冲坏了。’土偶说:‘你说的不对。我本来是西岸的泥土,我被冲成泥土,不过是回到西岸罢了。而你是用东岸一根桃木雕刻而成,天将大雨,淄水一来,你随波而去,到那时你将不知道漂泊到何处了。’如今秦国是一个四面都有要塞的强国,恰如一个能生吃活人的虎口,您一旦入秦,我就不知道您能从哪条路逃生了。”孟尝听了之后就打消了西去秦国的打算。

 

卷十一·齐策四

苏秦自燕之齐

       苏秦自燕之齐,见于华章南门。齐王曰:“嘻!子之来也。秦使魏冉致帝,子以为何如?”对曰:“王之问臣也卒,而患之所从生者微。今不听,是恨秦也;听之,是恨天下也。不如听之以卒秦,勿庸称也以为天下。秦称之,天下听之,王亦称之,先后之事,帝名为无伤也。秦称之,而天下不听,王因勿称,其于以收天下,此大资也。”

 

译文:

       苏秦从燕回来到齐国,齐王在华章宫门口迎接他。齐闵王说:“啊!您来了。秦国派魏冉送来帝号,您以为如何?”苏秦回答说:“大王的询问有些仓促,不过祸患往往是从小处产生的,不能不慎重考虑。如果不同意秦国的要求,这将会招来秦国怨恨;如果答应了秦国,这就要受到天下各国的怨恨。您不如答应称帝来应付秦国,不对外宣称帝号来应和天下诸侯。如果秦王称帝,诸侯各国又都听从,那么大王也称帝,先立帝号,后立帝号,这无伤大雅。如果秦王称帝,而诸侯各国不听从,大王就不称帝,以此来收拢天下诸侯,这样大有好处。”

 

苏秦谓齐王

       苏秦谓齐王曰:“齐、秦立为两帝,王以天下为尊秦乎?且尊齐乎?”王曰:“尊秦。”“释帝则天下爱齐乎?且爱秦乎?”王曰:“爱齐而憎秦。”“两帝立,约伐赵,孰与伐宋之利也?”对曰:“夫约然与秦为帝,而天下独尊秦而轻齐;齐释帝,则天下爱齐而憎秦;伐赵不如伐宋之利。故臣愿王明释帝,以就天下;倍约傧秦,勿使争重;而王以其间举宋。夫有宋则卫之阳城危;有淮北则楚之东国危;有济西则赵之河东危;有阴、平陆则梁门不启。故释帝而贰之以伐宋之事,则国重而名尊,燕、楚以形服,天下不敢不听,此汤、武之举也。敬秦以为名,而后使天下憎之,此所谓以卑易尊者也!愿王之熟虑之也!”

 

译文:

       苏秦对齐闵王说:“齐国和秦国都建立了帝号,大王认为天下诸侯是尊重秦国还是尊重齐国呢?”

  齐王说:“尊重秦国。”

  苏秦说:“放弃帝号,那么天下各国亲近齐国还是亲近秦国呢?”

  齐王说:“亲近齐国而憎恶秦国。”

  苏秦说:“齐、秦两国称帝,结盟共同进攻赵国,这与进攻宋国,哪个更有利呢?”

  齐王说:“不如进攻宋国有利。”

  苏秦说:“齐国与秦国相约称帝,而诸侯只尊重秦国而看轻齐国;如果齐国如果放弃帝号,那么天下各国将爱戴齐国而憎恨秦国;进攻赵国不如进攻宋国有利。所以臣希望大王公开放弃帝号,来顺应天下;背弃盟约,抛弃秦国,不与秦国争高下;而大王可以趁此机会攻占宋国。占据了宋国,卫国的濮阳就会危急;占据了淮北,那么楚国的东地就会危急。占有了济西,赵国的河东就会危急;占有了陶邑、平陆,魏国国都大梁的城门就不敢开启了。所以放弃帝号,改变和秦国讨伐赵国的策略而去进攻宋国,那么齐国就会被重视而大王的名声也可以尊显。燕国、楚国会迫于形势臣服齐国,天下诸侯不敢不听从我们,这是商汤、周武王那样的功业啊!放弃帝号名义上是尊重秦国,实际上会使天下各国憎恨他们,这就是所谓以卑微换取尊贵的策略啊!希望大王仔细考虑我的建议!”

评论(2)

热度(24)

  1. leman九水声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到处乱爬的小旗子水声 转载了此文字